白浊np硕大;被吃奶跟添下面特舒服细节

来源:网络整理时间:2021-06-11 14:38:38
陈胖子一翘大拇指:“没说的,你货有多少,我全收了,不过以后这酒---。”

 

“这酒有点难。”阳顶天故意皱眉:“我那老表也是每次偷偷的倒半瓶,不过放心,陈经理你要的,我怎么着也要给你搞过来,最少两月给你搞一瓶来。”

 

“够意思。”陈胖子笑得见眉不见眼,在阳顶天肩头重重一拍:“以后有什么新鲜的山货,只管送来。”

 

“好咧。”阳顶天脆应:“多谢陈经理。”

 

“那么见外做什么。”阳顶天手中有好东西,陈胖子立刻就好说话了:“以后就叫陈哥。”

 

“好咧陈哥。”

 

阳顶天也不客气。

 

看了货,还是按一级品算了,足足给了阳顶天三万六。

 

 文学

“老婆,我们发财了。”

 

拿着厚厚一叠钞票,阳顶天很有些兴奋:“走,我们去逛街,想买什么买什么。”

 

梅悠雪也有些兴奋,红星厂效益不好,多也就是两三千一月,少的时候,甚至只有千儿八百的,阳顶天手里这一叠,她一年未必拿得到。

 

但她是个持家的女子,道:“钱别乱花,去银行存起来吧。”

 

“我们存三万,下次来把家里的三万也存上,好不好。”

 

阳顶天一脸讨好,带着梅悠雪到附近的银行,存了钱,拿了卡,却交到梅悠雪手里:“老婆,你帮我管着。”

 

“你自己管着就好。”梅悠雪说是说,却接了卡过去。

“我怕我管不住,随手乱花。”

 

“你敢。”梅悠雪娇嗔,顺手就把卡收进了自己包里。

 

阳顶天嘿嘿笑,从银行出来,逛了一会儿,天有些热,看到一家影院,阳顶天道:“老婆,我们看电影吧。”

 

梅悠雪脸红:“你又想打坏主意。”

 

“我绝对不打坏主意。”阳顶天举手保证:“向上帝保证。”

 

梅悠雪也就答应了。

 

进了影院,阳顶天直接就让梅悠雪坐他腿上,又是一部欧美片,然后,必然会有接吻的镜头。

 

阳顶天先还老实,这镜头一出来,阳顶天就不客气了,搂着梅悠雪就吻。

 

后来他又有些不满足,凑到梅悠雪耳朵道:“老婆,还记得昨天不,前面那两个人,他们在做什么?”

 

梅悠雪一下子明白了,狠狠的掐他:“坏蛋,流氓,你休想---。”

 

阳顶天最终没能如愿,倒是给掐了几下好的,不过他心中YY:“终有一天,嘿嘿。”

 

看了电影出来,去吃了中饭,然后陪着梅悠雪逛街,梅悠雪其实也是个爱买东西的,只是以前没什么钱,然后跟阳顶天的关系没确定,不愿花他的钱,这会儿,给他占了很多便宜,自然也就不客气了,剩下的六千块,给她花了五千多。

 

有钱花的女人,特别美丽,她眉眼飞扬的样子,让阳顶天都看醉了,忍不住叫:“老婆,我以后多多的赚钱,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你不嫌我是败家婆娘啊。”

 

阳顶天一时嘴快,道:“这样的败家婆娘,可以多讨几个。”

 

于是,悲剧降临,给梅悠雪掐得做鬼叫。

 

回去,到夜宿那地段,阳顶天又一脚刹车,他也不动,就看着梅悠雪。

 

梅悠雪脸红红的:“讨厌,你。”

 

却主动送上红唇,让阳顶天亲了个饱,阳顶天顺手放倒了座椅,梅悠雪也由得他了,反正有些便宜也给他占过了。

 

不过到最关健的地方,她却死也不肯了,她没阳顶天力大,眼见撑不住,哭了起来。

 

阳顶天本来脑子发热,她这一哭,阳顶天吓到了,慌忙哄她:“对不起,老婆,我再也不敢了。”

 

“你欺负我。”梅悠雪抽抽咽咽的。

 

“对不起,我该死。”阳顶天慌了手脚:“你抽我吧,是我昏了头。”

 

拿着梅悠雪的小手就抽自己脸。

 

看他慌慌张张的样子,梅悠雪倒又扑哧一笑。

 

笑了就好,阳顶天忙陪笑讨好:“老婆,是我该死,你太美了,我忍不住。”

 

梅悠雪抹着眼泪:“要是订了亲,我就随便你,只怕我妈妈不会同意。”

 

说到梅悠雪的妈妈胡珊珊,阳顶天也有些发怵,梅悠雪这朵鲜花,红星厂无数人想摘,还有厂外的人,但胡珊珊却如看花的女武士,把所有人挡在了门外,过不了她那一关,谁也摘不到梅悠雪这朵鲜花。

 

“我---。”

 

阳顶天我了一下,还是发虚,自己真不敢上门,想了一下,道:“我回去让我妈请孙媒婆去你家提亲,好不好?”

 

“嗯。”梅悠雪轻轻点了一下头。

 

她点了头,阳顶天顿时就高兴了,讨好的叫:“老婆,你真好。”

“你真坏。”梅悠雪却嗔他一眼,随又笑了,转过身,娇声道:“帮我把扣子扣好。”

 

“得令。”

 

这样的任务,实在是太幸福了啊,阳顶天喜爆了心,手忙脚乱的,居然半天扣不好,让梅悠雪嗔他:“笨死了你。”

 

阳顶天便嘿嘿的,一张脸,笑得象马路上摔烂了的稀牛屎。

 

开进厂区,梅悠雪还是先下了车,阳顶天回去,跟他妈说了。

 

马翠花一听,有些讶异的看着他:“梅悠雪?你没做梦吧?”

 

正常情况下,确实是做梦,而且是白日梦,不过阳顶天这会儿偷了鸡,道:“你去罗,让孙媒婆帮着说说好话。”

 

马翠花虽然疑惑,实在是不知道阳顶天哪来的自信啊,不过还是去请了孙媒婆。

 

孙媒婆一去不回,晚上的时候,梅悠雪妈妈胡珊珊却来了家里。

 

胡珊珊年轻时也是个美人,这时虽然将近五十了,但丰韵犹存,稍稍打扮一下,说她四十岁,没人会怀疑。

 

胡珊珊亲自上门,阳顶天心虚得,仿佛水缸漏了底,手都没地方放了。

 

马翠花倒是不怵,招呼胡珊珊坐下,又要泡茶,端水果。

 

“马姐你不要忙了。”胡珊珊脸上没什么笑意,她手中拿了个塑料袋子,这时放到桌上,看着阳顶天道:“小阳,这是你送悠雪的衣服吧,还有一条金项链,我都给你拿回来了。”

 

仿佛一盆冷水从头顶上浇下来,阳顶天看着胡珊珊,脸都白了。

 

马翠花硬气些,道:“怎么,看不上我家顶天啊。”

 

“那也不是。”胡珊珊倒也知道马翠花的泼辣,不说硬话,只是冷冷的道:“马姐你应该也听说了,就今年过年,先是那个张处长请人来提亲,虽然是二婚,也不过三十多岁,现在据说要提副厅了,他答应婚后把悠雪调进市电视台。”

 

说到这里,她下巴稍稍抬了一下:“还有一个,江口码头的井家,开砂石公司的,他二小子只见了悠雪一面,就要死要活的,井老板亲自来了一趟,市里一套门面房,一台车,外加一百万礼金。”

 

“井家二小子吸毒的吧。”马翠花回了一句。

 

“谣言而已,别人妒忌。”

 

胡珊珊说着,起了身,斜一眼阳顶天,道:

 

“小阳,你是个好青年,不过呢,我不想悠雪跟我一样受穷,爱情浪漫得一天一月,浪漫不得一世,我应你一句话,就这两条,你有本事,把悠雪调到市里去,或者,两百万现款,不是我要钱,我过几年退休了,我两口子都有退休工资,我只不想悠雪过穷日子,你能满足这两条中的任何一条,你来家里,我欢迎,否则,就不要靠近悠雪。”

 

她说完,转身走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马翠花输人不输阵:“那什么张处长,快四十了,还是个二婚,井家那个,就是个溜冰鬼,哼,真要嫁过去,我才看见了呢。”

 

不听她啰嗦,阳顶天闷头闷脑回自己房里,睡了一觉,晚饭也没吃,清早爬起来,下了个大决心:“官是当不了了,但我一定要发财,发大财。”

 

这财要怎么发,一时找不到路子,这几天卖蘑菇得了六万多,但连出了几天太阳,蘑菇也没得收了,再找什么路子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