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兽夫用兽身进入; 边打电话边做30部国语

来源:网络整理时间:2021-06-11 10:21:51
饭菜做好了,可孩子他大伯也得吃饭吧?要不然做神仙啊?兰兰这么想着,过去敲他的门,虽然自己也很不好意思。

 

 

 

兰兰的脸羞红着站在张富贵的门口敲起了门,“咯,咯”

 

 

 

“嘿,大哥,出来吃饭吧!”

 

 

 

“我……不……吃”张富贵依然是那么言简意骇。

 

 

 

 文学

兰兰有些急,“可是你不吃饭怎么行呢?”

 

 

 

“我……不……饿”

 

 

 

兰兰拍着门,“大哥,你不要这样,不管怎样,饭还是要吃的。”

 

 

 

“你不……用……管我”

 

 

 

任兰兰怎么叫,他就是不出来,这个话又不好说,兰兰明白对于男人来说,这种事确实是重中之重,她叹了口气自己吃饭去了。

 

 

 

兰兰吃完了饭,洗好了碗筷,还不见张富贵出来,她不忍心他挨饿。

 

 

 

于是盛了一大碗饭,各种菜装了一满满一盘,都热气腾腾,有股浓浓的野免香,因为兰兰把所有的免肉夹到了这个盘子里,可见兰兰对他还是比较上心的。

 

 

 

兰兰把饭和菜都放在他的窗台上,咳了一声,“富贵哥,饭菜都给你搁这了,你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她就转身,但想了想,她又走了回来,对着窗口,“大哥,”她的脸一下子红了,因为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是她憋了很久,一直又说不出口,她的声音很轻“大哥,其实你这事也没什么,或许你第一次太激动了,其实我们可以再试试。”

 

 

 

她越说到后面声音越细,以致于,她说的“其实我们可以再试试”的话,张富贵没有听清。

 

 

 

“啊……,你说……什么?”张富贵在屋里说。

 

 

 

兰兰本就脸皮娇嫩细薄,他这么一问,她的脸一下子红得发紫,火辣辣地,扔下一句,“没听见算了”,便急急地走了,她心里在骂自己“怎么这么不要脸?你可是有老公的。”

 

 

 

张富贵在房里躲了好几天,这天早上终于还是出来了,一出门就看见站在他门口的兰兰,两人一见面生疏了不少。

 

 

 

兰兰脸一下红了,她本来是想叫他起床的,没想到他自己起来了,只见他的胡子长得更长,脸色有点苍白,憔悴了不少。

 

 

 

兰兰看着有些心疼,“富贵哥,你终于肯出来了。”

 

 

 

“这……几天……你……辛苦了。”张富贵看见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眼神恍惚着,他自卑啊,不敢正眼看她,要不是看兰兰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洗衣做饭,还有地里有活,他还是不想出来的。

 

 

 

“没什么,你出来就好。”兰兰明白他心里的感受,“大哥,看你脸色都不大好,你没事吧?”

 

 

 

“我没事”

 

 

 

“饿不饿?我做点早餐给你吃。”

 

 

 

“我……来”说着,张富贵进了厨房开始做起家务。

 

 

 

兰兰跟了进去,只见他手脚麻利,动作熟练,淘米,下锅,放水,生火,一气呵成。

 

 

 

兰兰在旁边发现他真的是个好男人,可能其它的女人真的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嫁给他多有福气,你再看他那脸,虽然胡子没理,虽然不算帅,肩阔体壮,方脸大眼,很阳刚,也极具男性气概和魅力,兰兰看得砰然心动。

 

 

 

张富贵坐在灶前,开始把柴草熟练得扎成团往灶里塞。

 

 

 

兰兰走了过去,站在了他身后,张富贵知道她站在背后,但没有理他,还是很专心地添着柴火,灶里的火旺了起来,照映着兰兰粉润的油,使得她的脸蛋更加红润水嫩,锅里响起了“唭唭”声,可以想象得见锅水的水正在欢快地冒着水泡,很快蒸气在袅袅上长升,蜿蜒着飘上屋顶。

 

 

 

兰兰感到温暖,家不就是这样吗?这种感觉真美,真踏实,真切。

 

 

 

她不禁靠了过来,两只小手轻柔地搭在他的双肩上。

 

 

 

张富贵顿时感到两只温热的小手柔柔地放在他的肩膀上,是那么舒服和舒心,让他倍亲切和温馨,兰兰见他没有反应,她得寸进尺地靠了过去,丙团饱满而柔软的东西贴着他的后背,让张富贵很舒服,但他不敢多想,因为他马上就想到他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他试图摒弃一切想法,反正他与她不应该有什么结果,这样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他关在屋里想通的结果。

 

 

 

兰兰见他没有反应,觉得很奇怪,这孩他大伯,是身体真有问题还是已经不喜欢她了呢?为什么他现在对她没有一点反应,她不相信,于是进一步试探他。

 

 

 

她再一次贴紧了他,她的头伏了下来,小脸贴着他的脸,轻轻地摩擦着他粗糙的脸。

 

 

 

她的心儿怦怦地跳着,脸火辣辣的,身体很快燥热了起来,双手轻轻从他的双肩滑了下去,滑到了他的胸前,隔着他的粗布衣服,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胸口,他在用行动说,“大哥,我们再试一次,让我来帮你。”

 

 

 

张富贵不禁起了生理反应,他很想反过身来,把弟媳压在柴草上,痛痛快快地来一场,但他一想到自己的不行,他突地站了起来,跨了两步,与兰兰拉开了距离。

 

 

 

“还……是……你来……?做饭”张富贵很慌张。

 

 

 

兰兰羞红了脸,心里在骂,瞧你都这样勾引他了,这根木头居然溜了开,她羞怯地说,“大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没……,没有”张富贵赶紧摇着头。

 

 

 

“那你为什么不理睬我?”兰兰坐了下来,一边烧火,一边说,眼睛盯着灶里的火。

 

 

 

“我……”张富贵说不出话,他想说,鬼才不想碰你,只是我怕不行。

 

 

 

那天的事让张富贵心里充满了阴影,他又羞又愧,转身走了。

 

 

 

兰兰立马站了起来,“大哥,你去哪?”

 

 

 

“我……去……走走”张富贵头也不回地走了,很快消失在兰兰的视线中。

 

 

 

兰兰失落了起来,一方面她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不会表达但细心体贴又能干的大伯,另一方面她自己这么久没得过滋润,她多么希望他大伯可以回来,或许就在这,在稻草上,抱着她,滋润她,但他还是走了,留下了她一个人对着灶里的灼灼燃烧的火苗。

 

 

 

张富贵觉得自己无脸面对兰兰,那天的事,让他脸都丢尽了,男人嘛,最大的自尊就在那,可是那都不行,他哪来的自尊?

 

 

 

张富贵低着自卑的头,抬着无奈的两条腿走出了院子,走着走着,突然与一人撞了个满怀,不小心摔了一跤,正好压着一个软绵绵的身体,更要命的是他的头碰到了一团胀鼓鼓而柔软的东西。

 

 

 

“要死了你,走路不长眼睛啊?”那女人骂了起来。

 

 

 

张富贵美美地躺在她身上,他装晕,因为躺在她身上很舒服,软软的柔柔的,还弹性十足,虽然他不知道她是谁,但管他呢,有得便宜就占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