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注意事项大全75j/受被触手迫撑开求饶bl

来源:网络整理时间:2021-05-17 16:03:09
显然人家为了结婚,还专门出山去拍婚纱照了,看着婚纱照上那个穿着婚纱裙好像仙女一样的徐兰,丁小柱一时间有些痴了。

赵宝山见他蹲那不动弹,上来就是一脚。

“看你娘啊看!赶紧干活,要是装不好,老子撵你出村!”

徐兰皱眉,觉得自己公爹实在太粗暴了,不过她并没吭声,只是看着丁小柱,想知道榫卯工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丁小柱心中冷笑,低头开始迅速的重新将床装好。

也不知道赵宝山是不是遭报应了,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忽然捂着肚子,脸色难看道:“兰兰,我怕是吃坏了肚子,先去趟厕所,你盯着这小子点,等装好了床要试试看结不结实再让他走。”

徐兰赶忙点点头:“叔,你去吧。”

丁小柱瞥了一眼急匆匆直奔茅房去的赵宝山,心里不禁暗喜,有机会了!

 文学

趁着出去搬木板的时候,丁小柱跑到茅房门前,蹑手蹑脚的拿着铁锹将门顶上,确保赵宝山一时半会儿出不来,他这才跑到新房里把床装好。

徐兰见他果然把床恢复了原样,心中惊叹的同时,却也有些担忧:“这么容易就能拆装,不会不结实吧?”

丁小柱嘿嘿,心说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让你之前瞧不起我,看我怎么整你!

“看你那样子我就知道你肯定都不会相信的,不如咱们俩试试吧?”

丁小柱脸上带着憨憨的笑容。

“咋试?”

徐兰皱眉。

丁小柱瞥了一眼穿着短裙和凉鞋的徐兰:“床是睡觉的,咱俩去床上躺一躺,不就能试出来了?”

徐兰听到要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床去躺着,不禁有些脸红:“这样……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你不怕以后你跟你男人躺在床上,床板突然掉下去了?”

丁小柱不断的引导着徐兰往坏处想。

这姑娘倒是真担心这个,心想着试试也好,反正丁小柱看上去憨憨的,应该不会做什么坏事儿。

而且虽然工钱只有五十,但他要是手艺不行,那也不能随便给钱的。

丁小柱首先爬上了床,激动的看向徐兰,见她咬着嘴唇,一脸不好意思的脱鞋爬到床上来。

失算了!

丁小柱心中暗恨。

他应该在徐兰后面上来,这样她撅屁股的时候就能看到那条小三角了。

两个人躺在床上,徐兰感受了一下:“很舒服,虽然只是木板,却没有感觉很硌得慌,我相信你了。”

丁小柱躺在一个新房里,身边还躺着这么一个大美女,心里正激动呢,忽然听到徐兰要起来,顿时急了,一咕噜翻身压了上去。

“别走啊!”

徐兰感觉有个异样的东西进来,立刻痛苦的惨叫一声:“疼!我疼啊,小根你这是干啥啊!”

看这女人疼痛不似作假,丁小根愣了一下,低头一瞧,上面竟然有血!

“娘的,你跟村长儿子谈那么久对象,竟然还是个雏儿?”

徐兰此时也已经明白了过来,脸上带着痛苦和悔恨的泪水:“是啊,小根你放过我吧,我可以多给你些钱,求你了!”

丁小根看看身下女人雪白圆润的翘臀,再看看那些血,都已经这样了还要退缩?

真当老子傻啊!

丁小根干脆再度回到了那个地方,他感觉相当美好,整个人都飘飘然起来了,可徐兰却已经痛苦无比。

徐兰感觉很绝望,她明明今晚就要穿上婚纱变成新娘子了,可就在自己即将住进来的新房里,她被一个陌生男人按在了床上。

而且从徐兰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床头挂着的巨大结婚照,照片上她穿着洁白无瑕的婚纱,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旁边的老公也挂着笑容似乎还在看着他,徐兰眼泪一下子流淌下来了。

偏偏丁小根在此时开始了下一步的侵略。

丁小根抬头看到了结婚照,嘿笑着说道:“回头把这五十块钱给你老公吧,当做是我玩他老婆的谢礼了!”

徐兰心中悲痛,果然辱人者人必辱之,在他们一家只想给丁小根五十块钱的时候,就注定了要倒霉!

这两人在床上做的痛快,茅房的赵宝山也拉完了,可当他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想要出来时,却发现茅房的门打不开了。

“奇怪,谁把门顶上了?”

赵宝山用力的推门,最后还撞了一下,却因为年老力衰都没起到作用,甚至还差点摔倒茅坑里。

无奈之下,他选择了爬墙,反正茅坑是露天的,不过他毕竟上年纪了,骑在墙头上,竟是有些不敢下去,不过他还很高兴,这不就是个机会吗?

“兰兰,快帮我搬个凳子来,我在墙上下不来了!”

赵宝山扯着嗓子大声叫嚷。

徐兰听到了,却不能动,因为她不敢也不能让自己公爹进来看到这不堪入目的场景,为了速战速决,她忽然决定主动点,没准自己配合一下就能快点结束了。

丁小根笑眯眯的被推倒在床上,看着坐在他身上自己动的徐兰,不禁暗自赞叹她的承受能力,而且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院子里的赵宝山,此时这家伙正骑在茅房的墙上,一脸疑惑。

嘿嘿,想不到吧?你儿媳妇不去救你,却跟我在床上玩!

徐兰羞涩的捂着脸,却悄悄打开一点手指缝隙,看着丁小根常年干活导致很是魁梧的胸膛,突然觉得自己也不算吃亏。

毕竟村长儿子搞过那么多女人,而她和丁小根都是第一次,这样顶多算是等价交换。

而且,丁小根是个憨儿。

傻子和牲口有啥区别?被傻子搞了,就相当于被牲口搞了,牲口又不是人,不算出轨!

徐兰在心里不停给自己找着借口,越发放松的她,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也开始发挥她的绝技:电动马达臀。

丁小根明白她是想让自己快些结束,所以并不想服输,大家都是头一回,不就是比耐力吗,看谁更厉害一些!

徐兰确实是想要让丁小根快速解决,然后让他觉得满足不了自己而产生丢人的想法,这样他以后就不会骚扰自己了。

谁想就在她拼命努力的时候,院子里突然传来‘噗通’一声,同时还有赵宝山痛苦的求救声。

“兰兰,兰兰,我的腿摔着了,赶紧来扶我一下。”

徐兰一惊,一下子没忍住,先于丁小根释放了自己,娇躯猛地一阵颤栗,然后长出一口气,虚弱的趴在了丁小根的胸口。

就算这样,她也还担心着自己公爹的身体,强撑着爬起来,却接连两次失败,不得不眼泪汪汪的求助丁小根:“我公爹毕竟是你们村长,就算跟你不和,可大家都知道咱们在家呢,要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不但这罪过要咱们来背,而且他们很有可能还会怀疑咱们做过什么,你也不想这样的吧?”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丁小根暂停了自己的动作,扭头看向屋子外面,却发现赵宝山正坐在墙角下,不停探头朝着新房这边张望,脸上全无半分痛苦的样子。

原来是骗这个傻女人的,丁小根心中恍然,然后不再有丝毫客气,既然赵宝山要装惨,那就让他自己在外面坐着去吧,先让自己舒服够了再说。

正好他想要尝试一个梦寐以求的方法——鬼子扛枪。

徐兰没想到自己如此哀求,丁小根却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瞬间绝望了,知道他今天不解决是不会罢休了,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更是有泪水从眼角滑落。

只是她的心中已经有些快感,甚至小脸上都带着渴望的潮红,显然她内心其实并不是那么抗拒。

赵宝山在院子里喊了几声,见自己儿媳妇迟迟不出来,不禁皱眉。

“难道是老子叫的不够惨?早知道就该说腿摔断了的,这样也能让她扶着。”

丁小柱乐呵呵的回到自己家,虽然这次只赚了五十块,但成功搞到了一个漂亮的新娘子,还是很划算了。

而且以后俩人肯定还能继续。

严蕊正在院子里剪脚趾甲,她穿的是一条裙子,把脚这么往凳子上一放,难免会让腿间出现缝隙。

里面的春光无限好。

丁小柱虽然刚睡完一个女人,却不影响他欣赏自己的小娘,所以也就没出声,站在门口静静欣赏着女人裙下的风景。

严蕊全神贯注的忙活着,时不时变换一下动作,每一次都有或多或少的风景露出来,但在丁小柱眼里。

小娘往那一坐就是道风景线。

很快,严蕊剪完指甲了,舒坦的伸了个懒腰,结果这么一抬头看到丁小柱,吓得惊叫一声,同时赶忙起身用裙子盖住白白的大腿,脸红道:“憨儿,你啥时候回来的?”

丁小柱嘿笑道:“回来有一会儿了,我还以为小娘心疼我昨晚忙活到半夜,给我点福利呢。”

严蕊白了他一眼:“谁给你……等会儿,你刚才说昨晚你忙活到半夜?那你听到什么动静了没有!”

丁小柱故意装傻:“什么动静?小娘你做什么了吗?”

“没……我就是随便问问。”

严蕊赶忙解释,同时慌乱的扭开头。

丁小柱恍然:“哦,随便问问,可我昨天晚上好像听到小娘你喊我的名字了来着,那个时候小娘你在干啥啊?”

严蕊听到这话瞬间羞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丁小柱看着严蕊耳根子都红了,不禁嘿笑着搓搓手:“小娘,你说你也是,跟我还客套什么,有需要你直接开口啊,我还能拒绝咋滴?”

说着,丁小柱伸手去拉严蕊的小手。

不知道是没反应过来,还是忘了,严蕊竟是也没有躲闪,就那样被抓了个正着。

丁小柱狂喜,一弯腰把严蕊扛到肩膀上,然后迅速的冲到屋子里,把人往炕上一丢:“他娘的,这次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别有人想要再打扰我了!”

严蕊娇羞的躺在炕上,双腿紧闭,一双小手也捂着脸,还弱弱的劝道:“憨儿,你别瞎闹。”

“放心我不会瞎闹的,我会一次成功!”

丁小柱坏笑着往炕上爬去。

两人都是满脸火热和期待,严蕊甚至还微微分开双腿,等待着丁小柱,就差他趴上去了。

不过倒霉的是,这次天真的塌了,丁老根不知道什么时候气冲冲的回来了,进到堂屋里就开始砸东西:“丁小柱,你给老子滚出来!”

严蕊一惊,看向丁小柱:“你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了?”

“我哪知道,反正不可能是咱俩的事儿被发现了。”

丁小柱说的很是心虚。

两人迅速的收拾好衣服,表现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然后一前一后的出了屋子。

丁小柱刚掀开门帘走出来,就见一个茶杯飞来,啪的一声砸到了丁小柱的脸上。

猩红的鲜血伴随着茶水流淌了丁小柱一脸,让他异常狼狈。

严蕊本来一只脚都迈出来了,见到这一幕顿时惊叫一声,吓得又跑回了屋,躲在门口瑟瑟发抖,还不忘了偷偷听着动静。

丁小柱却被这一下砸的怒了,恶狠狠的瞪着丁老根:“你干啥!老子怎么招惹你了!”

丁老根没想到这憨儿敢跟自己吼,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更加怒了:“真是翅膀硬了啊,都敢跟老子顶嘴了,你给我过来跪在祖师爷面前!”

丁小柱依然站在那里不动,这三年里他犯点屁大的错就要被逼着跪在祖师爷面前,然后被鞭子一通抽。

丁老根身子一颤,眼睛里也透露出恐惧的光芒,他自然没有忘了,那个老泥瓦匠就是因为常年不把徒弟当人,各种虐待,最后被那个徒弟硬生生推到了石灰里烧死了!

这个丁小根很显然已经学会了真正的木匠手艺,而且自己确实年事已高,丁老根不想落个孤单一人饿死炕头,或者被丁小根弄死的下场,当即就认怂了。

一向对丁小根说话冷言冷语的他,此时竟是用带着讨好的语气说道:“小根,以后你还是住在这里,咱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我把东屋让给你住如何?”

“小娘呢?”

严蕊听到这个问题,心里一颤,一双美目上下打量着丁小根。

她是被自己亲爹卖到丁家来的,之前那么卖力伺候丁老根,也是害怕自己再被这老家伙转手卖了。

但现在丁老根已经完蛋了,而且丁小根不傻,又成了这个家做主的人,能投到他怀抱里是最好。

丁小根身强力壮的,将来她也能体验做为一个真正女人的乐趣,而不是每天对着一个木马,和一个不中用的老家伙。

丁老根自然也明白丁小根的意思,脸都绿了。

“这……你小娘还是留给我吧,毕竟我需要人伺候。”

村里人都知道严蕊是丁老根的婆娘,丁小根知道自己如果强行将人要过来,肯定会被村里人指指点点,只能暂时作罢。

不过房间还是要换的,因为西屋那边终年不见阳光,整日潮湿的很,还有蟑螂又有老鼠。

丁老根没想到丁小根真要换房间,奈何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的,也就只能沉着脸的去搬东西。

至于严蕊,则是颇为幽怨的看了丁小根一眼,似乎是怪他为什么不坚持。

丁小根被她看的心里那叫一个痒痒,恨不得当着丁老根这个养父的面,就给严蕊办了!

……

两口子所有的东西全都搬到西屋,当然那本木工宝典留下了,而且丁小根还扣下了一条严蕊穿过的小三角。

丁老根见到这家伙拿着自己婆娘的小三角,只是脸皮抖了抖,没敢说啥。

见到自己真正的当家做主了,丁小根却没多么开心,因为他似乎没有得到什么人的见证。

要是他心目中一直惦记着的那个丫头也在就好了,让她见识一下自己是如何威风的。

只可惜那姑娘不是现在的他能高攀的起的。

丁小根叹息一声,惆怅的来到院子里,曾经属于丁老根的摇椅此时却被他躺上去,也就是他嫌弃紫砂壶被丁老根用过,不然什么都得给他霸占了。

就在丁小根晒着太阳,舒舒服服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呼喊,他抬头望去,发现是村里一户人家的媳妇,刘小玉。

刘小玉是其他村子嫁过来的,人长得那是相当漂亮,就是身子有些胖乎乎的,但配上她的小圆脸,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可爱的味道。

按照辈分,她是丁小根的嫂子。

这女人长得胖,又刚生完孩子,所以胸大的要命。

再加上没穿文胸,外面的花衣裳也很薄,丁小根一眼就看到里面那两个将衣服高高撑起的饱满,很想伸手捏捏。

刘小玉正想着自己那事儿咋开口呢,一抬头见到丁小根死死盯着自己胸脯,不禁小脸一红。

她心中暗道,大家都说这丁小根是个憨儿,没想到也会对女人有兴趣。

“小根弟弟,晒太阳呢?”

丁小柱趴在刘小玉胸口咕咚咕咚的喝着,等他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还打了个奶香四溢的饱嗝。

刘小玉看的羞臊,心中却在想着真是个憨儿,见到女人却只知道喝奶,这要是换了个汉子,刚才她都被那啥了吧?

丁小柱自然不是傻,他只是觉得这里不方便。

“嫂子,你家里有木头没?”

“有,你直接去就成,嫂子给你买只烧鸡,晚上你跟你哥好好喝一顿。”

刘小玉赶忙拽着丁小柱往自己家走。

家里没人,刘小玉的汉子是个地地道道的山里农民,除了种地啥也不会,所以也就整天待在地里忙活着。

丁小柱来到刘小玉家的时候,恰逢她儿子正在大哭,刘小玉心疼孩子,赶忙告诉了丁小柱放木头的地方,朝孩子跑去。

见刘小玉扭动丰满的身子跑进屋里,丁小柱心里还在寻思,这女人家里穷的很,肯定给不了他干活的钱。

而且丁小柱很怀疑刘小玉找自己干活,其实就抱着不给钱的心态。

不过不给钱也没关系,这次就算打广告了,让村里都知道他丁小柱是能做木匠的。

这样想着,丁小柱更决定这次要把东西做好点,而且他刚才来的路上,已经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构思。

而此时屋里的刘小玉,正抱着趴在胸前大口吃奶的孩子,她忍不住想到了刚才丁小柱的模样,这小子是真能吃,竟然把自己左半边都吃空了。

刘小玉听着外面叮当的声音,走到窗口脸红红的看着丁小柱。

这个憨儿虽然脑子傻,但身子壮的跟头熊一样,刚才吃奶的时候力气那么大,也不知道在炕上怎么样。

这小子一看就还是童男呢,一会儿等他干完活儿,给他舒服舒服,既能免了工钱,我也能尝尝小男孩的滋味。

刘小玉正为自己持家有道而得意呢,却见一个又黑又瘦的汉子从门外扛着锄头进来,见到蹲在地上正埋头干活的丁小柱,先是一愣,随后默不吭声的进了屋子里。

她的男人提前回来了。

丁小柱也见到了这男人,不禁暗自恼火,人家户主回来了,他可就没法占刘小玉的便宜了,岂不是真的白干了?

殊不知,他不高兴,刘小玉的汉子林海屯也不高兴,黑着脸看着自己婆娘:“你脑子有病啊,让你找丁老根干活,咋把这小子叫来了?他会个屁啊!”

刘小玉放下怀中熟睡的孩子,然后将衣服系好,遮住那一片诱人的雪白。

“请丁老根?那老家伙多黑你不知道啊,一听说咱们家没钱,估计他都不会理会咱们!

丁小柱就不一样了,他虽然是个学徒,但在老丁家这几年肯定能学到点东西,最关键的是咱们不用给他钱啊,晚上给他喝顿酒就得了。”

林海屯当时就瞪眼了:“啥?老子还请他喝酒,他算个屁啊!”

刘小玉见状赶忙摆手,焦急的说道:“你别喊!让人家听见多不好,一顿酒换辆小推车,已经很划算了。”

听到这话,林海屯不再说什么,愤愤的要去给酒里面兑水,他觉得反正丁小柱也喝不出来,用那样好的东西招待他简直浪费。

其实丁小柱一直在外面听着呢,当他知道林海屯瞧不起自己的时候,不禁冷笑一声。

看老子不搞了你的婆娘,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呵呵,没看出来小柱你还挺有本事的,就凭这辆小推车,我就一定得请你喝酒!”

林海屯满脸挂着虚伪的笑,说着话还踢了自己的婆娘屁股一脚:“去炒俩菜!”

丁小柱正盯着刘小玉的裙下风景,这娘们本来就丰满肉实,屁股自然也大得很,林海屯这么一踢刘小玉的屁股,她的肥臀竟是抖起一阵浪花,搞得丁小柱心里也跟着一阵荡漾,很想抓一下试试感觉。

刘小玉正研究小推车呢,听自家汉子要请丁小柱吃饭,还让自己去炒菜,不禁好奇他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丁小柱心里也在暗骂,这林海屯肯定不怀好意,不过他也只是憨憨一笑,傻乎乎的说道:“谢谢林哥。”

“嗨,跟你哥还客气啥,走走走,咱俩先进屋喝两盅。”

林海屯拽着丁小柱进了屋子。

等进了屋,丁小柱见到桌子上正摆着一盘烧鸡,不过只有半只,而且还是不带鸡腿和鸡头的那半截。

这个狗娘养的林海屯,刚才刘小玉明明买的是一整只,他竟然给切去一半,这是摆明了觉得老子傻啊!

林海屯见丁小柱盯着烧鸡,当即很豪气的走过去,故意扯下鸡屁股递到了丁小柱的嘴边:“兄弟,别客气,吃!”

丁小柱脸色变了,看着林海屯脸上的戏谑,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但他也知道明着拒绝会让人知道他在装傻,所以眼珠一转,先接过来鸡屁股,然后放到了口袋里。

傻呵呵的说道:“一会儿回家去给我爹吃。”

林海屯正想看丁小柱吃鸡屁股出丑呢,见他竟然装到了兜里,不禁暗骂这个傻蛋。

丁小柱也看出来这个混蛋不怀好意了,趁着林海屯倒酒的时候,干脆将鸡肉撕下一大块放在嘴里啃

林海屯眼见着这傻子将烧鸡一下子至少弄下去三分之二,顿时心疼的不行,他家里不宽裕,也就逢年过节的吃点肉,现在自然是赶忙抢走了剩下的三分之一。

两人各自吃着,不一会儿刘小玉进来了,见到烧鸡的盘子里空了,可她还一口没吃着,不禁暗自恼火。

林海屯只当没看见,而丁小柱则是将自己手里啃剩下的一块鸡肉递过去。

“嫂子,我还给你留了一点呢。”

听到这话,刘小玉不禁瞥了一眼大快朵颐的林海屯,觉得自己汉子还不如一个憨儿对自己好。

“好小柱,嫂子不吃,丁老根那么抠门,你平时也很少吃到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