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大人的小通房|第一章|老罗扛起何淑仪的双腿

来源:网络整理时间:2021-04-08 10:44:27
“进来吧……我想要,求求你进来吧……”何淑仪面红耳赤,她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放荡,竟然要求一个老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

 

老罗用力抓住何淑仪胸部的高峰,用力揉搓笑道:“叫我爸爸,我就进来。”

 

何淑仪彻底动情,她感觉到身体已经化成了一汪春水,私处更是想无数蚂蚁在啃食一样,让她无法抗拒老罗的要求。

 

“爸,爸爸……我的好爸爸,求求你进来吧……”

 

 文学

这发嗲的言语让老罗再也无法把持,扛起了何淑仪的双腿,让湿润的花蕊完全暴露在自己面前,老枪对准入口,猛地耸动腰部,直接便破开泥泞道路,二十多公分长的老枪全根没入到了何淑仪的身体之中……

 

“哦……”

 

身体的填充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这种快感是男友无法给予的,让她感觉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活跃了起来。

 

在老罗疯狂的耕耘下,她胸口的两只雄壮白兔如同精灵一样欢呼雀跃起来。

 

感受着老罗不断在自己身体内进进出出,何淑仪的身体也越发的敏感,分泌出了大量润滑的水渍,让二人可以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大脑的空白让她一阵空灵,在老罗的疯狂冲刺之下,她很快便迎来了第一波高潮,身子剧烈颤抖,不顾一切的伸手搂住了老罗的颈部。

 

入狱二十年来,老罗第一次尝试到了女人的味道,虽然不是沈慕媛,但是这个极品却比沈慕媛那具处子之身还要带劲儿。

 

老罗虽然没有搞过太多的女人,但是在监狱中听过狱友们说过,极品女人只要轻轻触碰,便会水流如注。

 

显然,何淑仪就是这种极品女人,每一次的全根没入,多会流淌出大量的水渍,怪不得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原来水竟然是来自这个地方。

 

老罗越想越激动,速度也越来越快,而且次次都是全根没入,听着何淑仪放浪的舒爽叫声,老枪更是无比的膨胀。

 

“哦……天呐,我快要死了……我要来了……来了……”

 

在老罗疯狂的冲刺之下,何淑仪无法承受,一道电流在身体内激射而出,在一次被老罗送上了巅峰。

何淑仪虽然只有二十四岁,但是和男友已经谈了五年恋爱,这五年时间,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男友意外的男人。

 

因为男友的不行,何淑仪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

 

但是在老罗的身上,她终于体会到了女人的快乐,这种快乐根本就不是男友能给予自己的,甚至被自己用手来满足自己还要强烈数百倍。

 

当何淑仪达到第二次巅峰之后,老罗并没有任何缓慢,依旧如同开始一样,保持着冲锋的速度疯狂的冲刺。

 

“啊……我快要死了……唔……”

 

第三次巅峰很快便席卷全身,何淑仪被老罗折腾的快要虚脱,但老罗却并没有要喷涌而出的想法。

 

一丝不挂的两具身体紧密结合在一起,两者接触的地方因为有水渍的润滑,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每一次的撞击,都全根没入,而且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何淑仪瘫软般躺在床上任凭老罗疯狂冲刺,发出一阵阵欢愉的呻吟声。

 

她已经彻底臣服在了老罗的攻势之下,她的脑中一片空白,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让自己将五年来未曾感受过的快感一并感受完。

 

在全身心的投入之下,不到半个钟头,何淑仪便被老罗第六次送上了云端。

 

何淑仪的身体潮红无比,是老罗让她感觉到了身为女人的快乐,她已经沉沦在了老罗疯狂的冲刺之下,她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从别的男人身上感觉到这种前所未有的快感,甚至在想,如果离开了老罗,那么她将何去何从。

 

这一次的感觉还要前几次舒爽很多,而且一道激流从身体内窜涌而过,直接便喷涌了出来。

 

正在疯狂冲刺的老罗感觉到狭窄的泥泞甬道内排出了大量的炙热水流,包裹住了敏感的蟒头。

 

这一瞬间,老罗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再也控制不住,老枪坚硬无比,猛地刺入到了何淑仪的最深处一个哆嗦,亿万精兵瞬间喷涌而出,全部涌入了何淑仪的身体里面。

 

何淑仪昨天月事儿才完,今天正是安全期,所以也不怕受孕,双腿紧紧夹住老罗的腰部,生怕这根还在颤抖的老枪突然抽离身体,让她再次寂寞空虚。

 

老罗将所有的子弹一滴不剩的交给了何淑仪,两个人抱在一起喘着粗气,足足五分钟,老枪在缴械投降后,这才疲软滑了出来。

 

快感过后,老罗意识到自己上了一个和这件事情毫不相关的女人,一种负罪感油然升起。

 

他急忙从何淑仪身上爬起来,匆忙穿好衣服,歉意说道:“何小姐,刚才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

 

何淑仪和老罗不同,她之前虽然有些排斥老罗,可老罗让她高潮迭起之后,便将整个身心都交给了老罗,更是已经沦陷在了老罗强大的老枪之下。

 

见老罗如此歉意,何淑仪捋了捋凌乱的长发,任凭胸前的雪山在老罗面前晃动:“打架都是成年人,而且你情我愿的,你道歉做什么呢?”

 

老罗一怔,刚才何淑仪如此配合自己,本以为是因为她接着酒劲儿,可这番话丝毫不做作,完全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何淑仪捂着嘴巴咯咯笑了笑说:“你是做什么的?以后我们还能再见吗?”

 

“我开了一家洗脚店,就在平安路,有时间可以洗洗脚。”老罗心不在焉回应着。

 

这次沈慕媛才是自己的目标,可何淑仪就在身边,想要去隔壁房间墙上沈慕媛显然是不大可能了,看来也只能日后再想办法才行。

 

“你在床上这么厉害,洗脚的功夫肯定也非常了得,有时间我一定要去试试。”何淑仪嗲声嗲气说了起来。

 

老罗这次是为了复仇而来,阴差阳错上了沈慕媛的合租闺蜜,现在又被如此调戏,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但眼下这地方不能久留,不然必定会生出一些事端,老罗干笑一声,看了眼何淑仪胸前跳跃的两只白兔,开门便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中途生怕何淑仪变卦报警反咬自己一口,老罗是连走带跑,好不容易上车之后,这才气喘吁吁定下了神。

 

刚才自己伺候何淑仪那么卖力,何淑仪那浪叫声也是此起彼伏,沈慕媛就睡在隔壁,按理说应该可以听到的,但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这有些不合常理。

 

这事情虽然越想越不对劲儿,但老罗也没有过多去想。

 

在车里面干坐了足足有半个钟头,确定没什么事情发生,这才驱车回到了足浴店。

 

全身松懈了下来,老罗浑身都疼痛起来。

 

在和何淑仪纠缠的时候,老罗一直都在冲刺状态,根本就没有休息一秒钟。现在彻底放松,整个人也没有了任何力气,躺在床上闭眼就睡了过去。

 

而漫漫长夜,何淑仪却没有办法睡着。

 

女人都是感性的,何淑仪和老罗有了肉体上的接触,尝到了老罗给予的甜头后,即便老罗不在,一想到刚才老罗的冲刺,她便浑身燥热难受。

 

只要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老罗身上那扎实的肌肉,还有那根让她欲仙欲死的老枪。

 

这一宿何淑仪心乱如麻,自己已经沉底被老罗的老枪给征服了,以后应该如何面对男友,如果男友和自己赤身纠缠,那根蜡头银枪进入自己的身体,恐怕也索然无味了。

 

第二天老罗一大早便醒来,昨晚虽然折腾的差点虚脱,但是在监狱二十年来,他已经养成了良好的作息习惯。

 

不管睡得多晚,早上都会准时六点钟醒来,晨跑锻炼身体。

 

今天乌云密布,黑云压顶,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有一场瓢泼大雨一样,空气也湿漉漉的闷热难受。

 

老罗来到晨跑的公园悠哉哉的跑着,脑中却想着下一步的复仇计划。

 

昨晚没能成功,反而上了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女人,这让老罗有种强烈的负罪感,他感觉自己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已故的未婚妻。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就算再怎么懊悔也无济于事。

 

就在心乱如麻不知如何的时候,突然,一缕女人惊呼声突然从公园偏僻的地方传来。

 

这女人的声音非常惊慌,而且在声音中,隐约还可以听到男人猥琐的笑声。

 

这座公园虽然地处闹市中,但是公园内的人迹非常稀少。

 

两个月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命案,现在凶手还在逍遥法外,随意搞得人心惶惶,来这座公园的人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现在还是大清早,老罗一路晨跑过来,根本就没有看到几个人影,现在从偏僻的地方传来女人的呼喊声和男人猥琐的笑声,这就意味着有女人遇到危险了。

老罗出狱虽然重心是在复仇上面,但他还是非常有正义感的,当即便马不停蹄的跑了过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隐约间,老罗听到一缕放浪的男人声音响起:“美女,慌什么慌呢?这地方根本就没有人过来,你倒不如老老实实,只要让我爽爽,我就放了你,不会伤害你的。”

 

“别过来……你别过来……”女人惊慌喊道,声音带着抽噎之声。

 

“他妈的,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老罗听到之后瞬间就不淡定了,这女人惊慌失措的声音,让他联想到了自己二十年前被人轮流糟蹋后自杀的未婚妻。

 

当时的未婚妻,或许也是如此的惊慌失措,大喊大叫,却没有人将她从魔爪中解救出来。

 

二十年前,老罗没有办法救走未婚妻,二十年后,他就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其他女人身上,更加不能因为这种事情让别人家破人亡。

 

老罗火速冲了过去,等来到偏僻的地方,第一眼就看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倒在地上惊慌失措的朝后移动身子,而在女人面前,还有一个贼眉鼠眼长相非常猥琐的男人。

 

男人背对着老罗,并没有意识到有人过来,搓着一双手瞄着女人白皙的身体,嘿嘿笑道:“美女,别抵抗了,一会儿我会非常温柔的……”

 

男人说完张开双臂就朝女人冲了过去,老罗见状怒火冲天,一个脚步跨了过去,直接就抓住了男人的衣领。

 

被突如其来的一只手抓住了衣服,男人猛地一愣,眼看这煮熟的鸭子就要被自己狼吞虎咽的吃干净,没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出来。

 

当即,男人恼羞成怒,猛地转过身叫道:“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坏我好事儿?”

 

话毕之后,见身后的老罗已经五十多岁,男人顿时不屑笑道:“老家伙,你还想英雄救美?你觉得你有这个能耐吗?给我滚开,不然我连你一块揍!”

 

老罗虽说蹲了二十年的监牢,但是在牢里面他接受改造,身子骨非常结实,而且没事儿的时候就和一些喜欢格斗的狱友练习格斗术,这数十年的锻炼,别说一般人,就算是格斗教练过来,老罗也有信心一拳撂倒。

 

面对这出言不逊的猥琐男,老罗冷哼说道:“光天化日的,你竟然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赶紧给我滚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对我不客气?你一把老骨头还不回家抱孙子,跑到这里装什么二五八万的?”猥琐男嗤之以鼻瞥了眼老罗,朝地上吐了口浓痰:“识相的滚远点,不然我让你趴着离开这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