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而降冷王宠溺王妃*李老汉和他三个女

来源:网络整理时间:2020-10-22 15:03:20
林若君一边帮他拍了拍背,一边抽了纸巾给他:“怎么还跟小时候似的,吃个饭嘴还漏。”

    周辰风在心里默默想道:还不是因为我的妈你太语出惊人了!

    “那么激动啊?所以说其实是已经表白了?”

    “妈…………”周辰风要给跪了。

 

 文学

    林若君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这么大了还不好意思呐?这个年纪谈个恋爱也没什么的啊。况且我儿子长得那么帅,又那么优秀,有人喜欢很正常啊,你那队长眼光不错。”

    正当周辰风不知该如何招架时,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一下,他连忙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抓起手机。

    不管这个时候是谁给他发消息,他都要谢谢他全家了!

    霁月光风:抱歉,微信不知怎么自动退出登录了,才看到你的消息。

    霁月光风:不用谢~

    居然那么巧就是冉霁宵本人发来的消息。

    昨晚睡前周辰风思来想去给冉霁宵发出了一条感谢的微信,毕竟人家还特意亲手做了一个蛋糕,他好歹是一个有礼貌的酷盖嘛。

    不过昨晚他没等到回信就睡着了。

    林若君在一旁问:“是你那队长的消息吗?”

    “……不是。”周辰风面不改色地扯谎,“是别的队友。”

    下一秒,冉霁宵发过来一条语音。

    有轻微强迫症的周辰风一看到那红点点,手先于大脑点了下去。

    然后冉霁宵的声音就在客厅里响起来:“听宗楚说你第一眼就认出了我的字?”

    周辰风陷入了沉默。

    谎言一秒被戳破的感觉,真是心虚的想让他从地缝里钻进去。

    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发现他爸妈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突然想明白,对呀,他妈不一定听得出冉霁宵的声音。

    于是心虚的他又重新挺直了腰杆。

    然后下一秒,他妈妈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响起:“你怎么不回你队长的消息?要妈妈帮你回吗?”

    周辰风:“…………”

    他倔强道:“你听错了,那不是冉霁宵。”

    “哦。”

    周辰风还以为忽悠过去了,刚想松一口气,就听他妈道:“霁月光风哦,你看你妈是瞎吗?”

    “……妈妈!!!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林若君轻轻拍了下他:“没关系,网上也有光风霁月党。”

    周辰风都要哭了,什么叫来自亲妈的“爱”?

    周鹏颇为好奇:“光风霁月党是什么新党派?我一个老党员怎么都没听过?”

    林若君:“哦那个啊,就是你儿子和……”

    “妈!”周辰风凌乱的打断她,“这个就没必要给我爸科普了吧!”

    周鹏眼睛一瞪,十分不满:“怎么着,你老子我不配活到老学到老吗?”

    林若君朝着他对口型:“回头跟你说……”

    周辰风捂住半张脸: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的小动作……

    现在的心情就是……恍若死鱼哎……

    冉霁宵半天没等到周辰风的消息,忍不住又发来一条:人呢?去忙了吗?

    “快点快点,别搁那趴着了。”林若君催他,“你队长一直等着你回消息呢。”

    周辰风被动打字:那么丑绝人寰的字,想不认出来都难。

    林若君上下打量了周辰风一下,像是重新认识了他一般:“我儿子的嘴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损了?就你自己那写着写着就会飞起来的字,还嫌弃人家的丑?”

    “……那是朋友之间开玩笑的啦,妈你怎么还这么较真呢。”

    “这样啊……”林若君若有所思,“你还能跟他开得起玩笑,那说明确实有发展的空间——”

    “我的妈呀,你就那么想让我谈恋爱嘛!”

    林若君长出一口气:“好吧好吧,妈妈不多嘴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儿自己去搞吧。”

    说着就离开座位挨着周鹏一块坐着翻杂志了。

    周辰风将那条消息撤回。

    冉霁宵发过来一个问号。

    周辰风趴着单手打字:刚刚那条消息被我妈看到了,教育了我一下[叹气]

    霁月光风:你回家了?

    似此星辰夜:嗯。

    似此星辰夜:其实我认出你的字是因为最后一笔那两个打勾。刚刚是开玩笑的。

    霁月光风:我知道。

    似此星辰夜:你知道还问我?

    霁月光风:非得我说出来吗?就是想找点借口和话题跟你多聊两句而已。

    “……哦。”

    林若君:“辰辰你跟我说话吗?”

    “没。”周辰风才反应过来,闭紧嘴巴,发了个“哦”的表情包过去。

    过了一会儿冉霁宵又发了消息过来。

    霁月光风:对了,你明天生日是在家里过吗?

    似此星辰夜:明儿回学校上课了。

    霁月光风:那我来学校找你,一块吃顿饭?

    周辰风犹豫了一下。

    霁月光风:我们来找你。

    冉霁宵补充道。

    霁月光风:7人群里他们前两天就在讨论给你过生日的事,你大概没看到吧。

    周辰风最近确实没看群。

    他去翻了翻聊天记录,不是所有人明天都有空,就两三个人吧。

    似此星辰夜:那行吧,我们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聚了。

    霁月光风:那好,明天见(微笑)

    霁月光风:对了,我看天气预报说k市今天下午到明天有雨,你出门的时候记得多穿件衣服,带把伞。

    周辰风看到这条消息,下意识地回头问他妈:“妈,天气预报说下午会下雨吗?”

    林若君正跟周鹏说话,闻言愣了一下:“不清楚呢,没看天气预报,不过看现在天气还挺好的不像会下雨的样子哎。”

    “哦。”

    似此星辰夜:嗯,晓得啦。

    周辰风跟冉霁宵不紧不慢的聊着,后边的背景音也十分显著。

    林若君:“呐,这个就是辰辰的队长,前些天还跟辰辰一块上热搜了,说是喜欢辰辰。”

    林若君:“我们当时一块看过节目的,他跳舞比辰辰还要好,我看着也挺帅,你觉得呢?”

    周鹏哼:“脸长得好能当饭吃吗?”

    林若君:“人家也挺优秀的。再说,辰辰喜欢就好。你有意见?”

    周辰风:“…………”

    周辰风:“爸妈,你们真的还可以再大声一点!再大声一点隔壁都能听到了!”

    林若君:“你好好跟小冉聊天,别管我跟你爸。”

    刚刚还一口一个你队长呢,现在就叫小冉了?改口要不要那么快?

    周鹏听到这话看了周辰风一眼:“辰辰手机老震就是跟那个聊着呢?”

    周辰风看到他爸的表情:“爸,怎么着,你也想跟他聊两句?”

    周辰风只是随口一扯,没想到周鹏去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没到见家长这份上吧?”

    周辰风手机都快拿不住了:“???”

    hello我的爸爸,您在说啥子哟? 周辰风在地下停车场转悠了一圈,没认出来车。

    似此星辰夜:你车在哪儿?车灯闪我一下。

    5秒后,就在他正前方几米外的一辆车车灯闪了一下。

    周辰风:“……”

    他无语地上了车:“你早就看见我了是不是?故意不叫我!”

    冉霁宵笑看着他:“我想看看你有多瞎。”

    “???”周辰风好气哦,冉霁宵你没了,“你才瞎!”

    冉霁宵摇摇头:“我要是瞎了,怎么会看上你?”

    “……走了。”

    冉霁宵笑着启动车子,开出停车场后,哗啦啦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下来。

    周辰风:“你怎么突然过来接我?之前你没提过啊。”

    “刚好在附近结束一个活动,我看下雨了,想起来之前忘记跟你说A市这边也有雨了,就顺路来接你一下。”

    “哦。你参加活动还自己开车啊?”

    冉霁宵有些无奈地低笑出声:“一定要我承认我是特意过来接你的吗?”

    “……”周辰风侧过脸看车窗外,“哦,那我不问了。”

    冉霁宵却说:“我还挺喜欢你每次都追根究底的。不然你怎么会知道其实我默默为你做了那么多事?”

    “你……你果然是故意的。”

    冉霁宵坦诚地承认了:“是啊,我又不准备做田螺先生。我的目的向来很明确。“

    周辰风轻轻咬了一下下唇。

    冉霁宵拉开储物盒:“吃糖吗?”

    周辰风拿了一颗,舌尖不断地将糖果抵到牙根发出声响来,仿佛这样就可以让他没那么不知所措。

    “送你回学校?”

    “学校附近我租的公寓那儿。”周辰风说着忍不住瞟了冉霁宵一眼,“你知道地方吗?”

    “大概位置知道,一会儿你给指一下。”

    周辰风点点头,懒懒的靠在座椅背上,打了个哈欠。

    在回A市前,他先飞的C市参加了一个活动,今天下午连续坐了5、6个小时的飞机,他已经有点蔫了。

    晚饭也是吃的飞机餐,并不太合他胃口,他吃了没几口,其实现在还有点饿,不过比起填饱肚子,他更想回家直接扑床上睡一觉。

    不知道是不是冉霁宵的车开的太稳,周辰风还是没抵住困意半途睡了过去。

    车子在一个小区的路口缓缓停下。

    借着路灯和车灯的光亮,冉霁宵静静的看着周辰风的睡颜,心中一片柔软。

    他蠢蠢欲动地想趁机做些什么,慢慢的凑过去,越靠越近。

    周辰风还睡得毫无所察。

    冉霁宵盯着他红润的唇,心里叫嚣着“亲下去、亲下去”……

    最后却还是忍住了,只暗自叹了口气,轻声将人叫醒了。

    “小猫,到了,回去再睡。”

    周辰风用鼻音哼唧了一声:“爸,让我再睡会儿……”

    “叫谁爸爸呢?一下送我这么个便宜占,我都没做好准备。”

    冉霁宵的声音让周辰风有些微的清醒:“唔……我这是……睡着了?”

    他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我爸叫我起床呢。”

    “我的声音那么像你爸?”

    “不是,”周辰风伸了个懒腰,“还不是你那样喊我……”

    “小猫?”

    周辰风怪别扭的:“我好不容易让我爸妈都不这么喊我了,你又……”

    “可是我觉得这个名字特别配你。小猫。”

    周辰风发出一声拒绝的轻哼。

    “小猫~”

    “你好烦哦!”周辰风去拉车门。

    “诶……外头还下雨呢,我把车开进去吧。”

    周辰风给他指了指路。

    冉霁宵:“行,这算是认过门了,明天不会走错了,明天见。”

    他把一把伞递给周辰风。

    周辰风下车,从车窗看了一眼,见冉霁宵正看着他,犹豫了一下:“天黑路滑,开车小心点,明天见。”

    “嗯~”冉霁宵的尾音不受控制的往上扬,“我给你点了外卖,应该快到了,记得吃点再睡觉。”

    周辰风的肚子适时的咕噜了一声,心里突然涌上一股不知名的情绪:“……谢谢。”

    这天晚上冉霁宵刷到了一条朋友圈。

    似此星辰夜:今天的外卖很好吃[照片]

    冉霁宵笑着点了个赞。

    然后在过零点的时候也发了一条朋友圈:小猫,生日快乐。

    –

    周辰风大概跟绝大多数圈内差不多年龄阶段的人做的选择不太一样。

    已经进圈决定走这条路的人考的大学基本上都是艺术类院校,而周辰风上的是普通一本大学A大。

    他并不觉得现在的他一脚踏入娱乐圈,之后所有的人生选择都要围绕着这一个圈转。

    所以在报考A大的时候,他也没有任何犹豫。

    A大的氛围不错,学生们也很有素质。周辰风今年大三,在A大呆了三年,学校里大家都知道有他这么一个公众人物。

    不过除了刚开始的时候老是有人来找他签名,之后倒是自然而然的把他当成普通同学看待了。

    除了有时候走在校园里,会被行“注目礼”。

    不过作为公众人物的他,对于这样的目光已经习惯和免疫了。

    只是今天好像又有些不同。

    还没下课,周辰风就听到走廊和操场外边此起彼伏的喧闹声。

    想起他走进教室时,有好多同学都特意过来祝他生日快乐,听到这动静,他忍不住想,难道是他的粉丝搞了什么状况?

    这样一想,他就有些坐不住了,好不容易煎熬地坐到了下课铃声响,他赶紧收了课本往外走。

    周辰风:“……”

    原来是陆一停这傻子!

    就这么光明正大地站在教学楼前被围观,看到周辰风出来,他还更像二傻子一样朝他摆了摆手。

    周辰风真不想承认自己认识他。

    “小风风!看到我惊不惊喜!”

    不,惊吓还差不多。周辰风在一众目光下,埋着头往前走,教学楼对面有一个停车位,他已经看到冉霁宵的车子了。

    周辰风刚走近,冉霁宵也从车上下来了。

    周辰风:“……你干嘛下车!快上去上去,想被围观啊……”

    “迎接一下你。”

    “我可去你的吧。”周辰风嘀咕,将人推上车。

    后座上的今荀趴过来:“我说你俩现在已经看不到别人了吗?”

    周辰风:“……哦,你也在啊?”

    冉霁宵看着周辰风笑。

    “嘶——鸡皮疙瘩起来了……”今荀摸着手臂道。

    陆一停:“我敲你大爷今荀你鸡皮疙瘩起来了摸我干嘛!”

    –

    @周辰风的校友:A大校园惊现半个lemon男团[照片]

    -今天是周辰风的生日哎,他们是特意过去给周辰风过生日的?感情太好了吧!

    -看到陆一停了!还有谁?

    -当初谁造谣lemon是个塑料团!明明是真兄弟!组合都已经解散了还特意聚在一起帮过生日!

    -缺了谁都不可能缺了冉队吧?

    -冉队在这里[照片]

    -看样子冉队的追求之路漫漫啊,周辰风生日都没争取到二人世界。

    -陆一停今荀好大的两个电灯泡!

    -哈哈哈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一个网友说冉队之所以到现在都没追到人,主要还是因为他的粉丝叫荆棘,这名起的,注定他求爱路上遍布荆棘啊!

    -这么说周辰风的粉丝名叫露水,好家伙,这两人,一个遍布荆棘,一个露水情缘,好他妈配呀。

    -生日的时候不该是最容易发生点什么的时候吗?冉队不要怂,冲鸭!必要时候来点酒(悄声:给周辰风),不要辜负这良辰美景!

    -有那么大两个电灯泡在,能发展点什么?一起组团开黑吗?[摊手]怜爱冉队一秒~

    ……

    冉队表示他完全不需要网友的怜爱。

    有电灯泡又怎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